京剧锣鼓

京剧锣鼓

【唱念做打】京剧常用锣鼓经用途及打法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24 04:09    关注度:

  d(读“大”或“登”,右手单楗重击)

  b(读“八”,左手单楗重击)

  d\\。(读“多”,单楗轻击)

  B(读“崩”或“八”,双楗重击)

  dl\\。(读“多罗”,单楗小滚奏,俗称“攒儿”)

  d///(读“嘟儿……”,双楗持续滚奏,俗称“丝鞭”或“撕边”)

  J(读“扎”,板重击)

  j(读“衣”,板重击或轻击)

  j///(读“本儿……”,板持续轻击)

  k(读“匡”,大锣独奏重击)

  q(读“空”,大锣独奏轻击)

  K(读“仓”,大锣与铙钹齐奏重击)

  Q(读“顷”,大锣与铙钹齐奏轻击)

  Z(锣贴腹部,打锣光,读“宫”或锣贴腹部,打锣边“嘎”,大锣闷击)

  t(读“台”,小锣独奏重击)

  l(读“令”,小锣独奏轻击)

  z(读“匝”,小锣闷击)

  c(读“七”,铙钹独奏)

  C(读“才”,铙钹与小锣齐奏)

  p(读“扑”,铙钹闷击)

  D(读“冬”,堂鼓一击)

  bl(读“不隆”,堂鼓双锤小滚奏)

  D///(读“冬……”,堂鼓双锤滚奏)

  以大锣、小锣和铙钹交叉合奏,音量一强一弱,共同上场、下场与一般的动作,以及在念白中加强语气用。例如:《空城计》中探子的三报,即用冲头上场;《连环套》中窦尔敦念:“……他就暗发”后,也用冲头来共同动作和加强语气。但配角的第一次上场不消;一场戏的竣事(舞台上不留一人)时人物的下场也很罕用。

  八嘟仓才:仓才::仓才仓才:仓 才 仓

  以大锣、小锣和铙钹相间击奏。形式、用法与冲头大致不异,只是合用于由慢转快的动作上。例如:《群英会》中周瑜唤众将进帐时,众将上场即用长尖;又如起霸时上场表态后,在往台口走的时候就用这个点子,不外比一般的速度较慢一些。

  大台仓七 七七才台仓才仓才::仓才 仓才:仓 才仓

  打Ct一拍时,钹可与小锣齐奏两击。在频频中鼓也能够打“碎撕边”或“双点”。第二末节的铙钹产吩,能够稍作自在添加,但视鼓的要求来控制。

  以大锣和铙钹相间击奏,用处及感化略同于冲头,大都用在唱罢摇板之后的人物上下场,以此取代冲头。例如:《斩马谡》中诸葛亮唱罢“算就汉室三分鼎,几乎一旦化尘埃”两句摇板之后探子上场时,即用长丝头。

  大衣 台仓台才台仓台 才仓 才仓 才:仓才仓才:仓 才仓

  4.小锣长丝头

  共同较急促的上下场和走圆场等动作。例如:《金玉奴》中金玉奴给莫稽去取豆汁的慌忙下场,《牧虎关》中高来向高旺报事的几回上场,《打焦赞》中杨排风的上场等。

  大大大台台台令:台令台令:台台 大台台

  频频末节中的“L”音在现实吹奏时,是不打的,这是为了好念,帮在谱中附加记出。

  常接在唱腔之后,共同跑原场和武打等动作时利用。例如:《打鱼杀家》中萧恩唱完“江湖上叫萧恩不才是我”一句当前,与教师对打时即用带锣。

  衣大大大:仓才仓才:仓仓 才仓仓

  小锣带锣的感化略如阴锣,常用于共同台上较华侈时间的动作。例如:《洪洋洞》中老军程宣作掘土掩埋孟良、焦赞的尸体的动作时,即用小锣带锣。

  慢长锤多用于人物上场时,由长锤和夺头连系而成。多用于原板、慢板或二六的入头,或是共同比力迟缓的上场、更衣等动作。例如:《甘露寺》中孙尚香慢板唱上时(用双楗领奏);《草桥关》中铫期唱完“转过了万花亭太和殿上”一句之后;《文昭关》中伍子胥和皇甫讷互更衣服时,都用慢长锤。

  O 台:匡七 台 七:匡 七 台七 台仓 令才 乙台 仓大扑 台 仓

  如作为原板或二六入头时可按照2/4拍吹奏(一板一眼)。

  大大大大衣衣台:匡 七 台 七:匡 七 台七 台仓 令才 乙台 仓大扑 台 仓

  这一种多用在唱与唱之间。

  例如《草桥关》中姚期唱完“...太和殿上”后,即接打此种起法的慢长锤来共同动作,然后再接唱原板。

  台:匡 七 台 七:匡 七 台七 台仓 令才 衣台 仓 大大大大 大大 衣 仓O

  用在唱二六以前有动作或念白的时候。例如《四郎探母》中杨延辉唱西皮散板“老娘亲请上受儿拜”后打此锣鼓,共同他跪拜动作(需要时大锣仍加掩音)和才住后的鼓点子(数不定)共同啜泣脸色,“多罗”是二六板入头。

  O 台:匡七 台 七:匡 七 台七 台仓 O

  快长锤是由长锤和凤点头连系而成,吹奏时速度较快。多用于快板、流水、摇板的入头,同时共同较急促的上下场或走圆场的动作。例如:《定军山》中黄忠攻打开荡山上场唱快板时;《打鱼杀家》中李俊、倪荣上场开唱前,都用快长锤。但快长锤在习惯上不作为二黄摇板的入头。

  O 台:匡 七 台 七:匡大 衣空 才仓 令才 衣台仓

  大大衣衣:匡 七 台 七:匡大 衣空 才仓 令才 衣台仓

  这是有底鼓开首的快长锤。它不像有底鼓的慢长锤那样只限于接唱时用。例如《打渔杀家》中李俊、倪荣幕内喊“走哇”当前,即打这种起法的快长锤作为上场开唱的锣鼓。

  O 台:匡 七 台 七:匡七 大 大大 扎仓 令才 衣台仓 令才 衣台仓

  此种快长锤也能够双楗领奏,双收起头在“匡七 大”之后,鼓楗可作“撕边”领奏到底。

  这种别名快长锤双收头,也作为过门的入头。用在光彩较大、速度较慢的环境下。如《黄鹤楼》中周瑜上场、《霸王别姬》中虞姬上场都用。

  O 台:匡 七 台 七:匡七 台仓O

  快长锤习惯上不消为二黄摇板的入头。

  别名“撞金钟、摇板长锤”。是散板的入头,或用以共同迟缓、游移情感的动作。例如:《文昭关》中伍员的上场;《二进宫》中徐彦昭、杨波的上场;《捉放曹》行路一场,曹操、陈宫的上场和《二进宫》中徐延昭、杨波的上场,都用散长锤。

  扎 大衣台:匡七...台七...::匡 七 台 七:匡七 台才 台仓 令才 乙台仓

  别名“拗锤、反长锤”,用于流水、快板、摇板的入头。但在习惯上只限于已在台上的脚色开唱,而不作“唱上”的锣鼓,也不作二黄摇板的入头。例如:《空城计》中诸葛亮唱“我用兵数十年从来隆重”前,《打鱼杀家》中萧恩唱“父女们打渔在河下”前,都用闪锤。

  念法一.:龙冬 衣大衣台:仓 令 才台:仓 令 才 台仓大 令 才乙 台仓 O

  开首底鼓之前,常常加勒索楗点子“dddd...d d.”。念法为:大大大......大拉.(下接拗锤入头)

  后来,这种拗锤又逐步演变成下列的一种形式:

  念法二:龙冬 衣大衣台:仓 台 才 台 :仓 台 才 台仓 台 才 台仓 O

  多用于散板的入头,同时也共同上、下场及一般的动作。如《空城计》中诸葛亮下城后,唱“人言司马善用兵”一段之前;再如《四进士》中宋士杰被轰下堂去,在他唱散板前,为了共同他的伤痛和挣扎起立的较迟缓的动作,也用纽丝。在频频两头大锣并恰当地作揣锣来加强伴奏。如《审头刺汤》:汤勤:…如斯说来,我那亲——(幕内喝道声)哎呀,不要参差不齐的(故装慎重)。嗯哼!陆炳:(上唱二黄散板)在共同人物动作时,大锣可恰当地作揣锣或加锣来加强伴奏氛围。

  念法一:龙冬 八大台仓 台 才 台:仓 台 七台 乙台:仓台 才仓 台 才 台仓 0

  念法二:龙冬 八大台仓 才0仓 才 0都仓 台 才 台仓台 七台 乙台

  也是散板的入头,也能够共同上下场用,常用于比力慌忙、紧迫的情境。如《大保国》中杨波上场时唱的散板,即用快纽丝作入头。吹奏快纽丝时,不宜打得太长。

  别名“七字锣”,感化是原板的入头,但习惯上只作接唱的二黄原板或四平调的入头,而西皮原板不消。例如《文昭关》中伍子胥唱二黄原板“哭一声爹娘不克不及相见,不克不及见,爹娘啊”当前,接打抽头再唱原板。此外,也可作摇板的入头,二黄、西皮都可用,但二黄用得较多。

  念法一:大大大大衣大衣大台:仓 令台 七台 乙台:仓 令台衣大 衣 顷 仓

  打法申明:交边的楗子稍接近鼓边的上前方。频频进行中,鼓楗可全打“单点”。

  念法二:大大大大衣大衣台:仓 令台 七台 乙台:仓 令台衣大 衣仓.才 乙台仓

  这是摇板的入头。二黄、西皮都用,但二黄用得较多。例如《草桥关》中刘秀唱二黄原板“叫内侍忙摆驾后宫来进”唱散当前和《大保国》中徐延昭上场后唱摇板前,都用此锣鼓入二黄摇板。

  小锣抽头也是摇板、流水、快板的入头,在文静的氛围下,共同上、下场、走圆场及其它动作。例如《洪洋洞》杨延昭第二场上场唱二黄摇板时,《打渔杀家》萧桂英捧茶上场唱西皮摇板和《桑园会》秋胡上场唱快板,都用小锣抽头。

  念法:大大大大衣大衣令:台 令台 乙台 乙令:台 令台 衣大 衣令台 乙台 台

  滚头子不作开唱用,只是共同动作。例如《定军山》中黄忠接到夏侯渊“走马换将”的通知,决定将计就计。当他传令三军当前,在思虑明天阵前若何骗过夏侯渊时,就用滚头子来共同表示他用手势虚拟的各类动作。

  念法:冬八 衣台:仓 令台 七台 乙台:仓 令台 乙八 乙仓 令才 衣台仓

  前面由“7.慢长锤”到“14.小锣抽头”,各类能够随便频频的开唱锣鼓,往往为了凸起表示歌唱以前的动作,或是需要插手念白,都有半途临时遏制的法子,比及动作做完,或是念白结束,可再从头起头,或接打夺头、凤点头。

  16.大锣水底鱼

  [水底鱼]原为昆曲干念的牌子,京剧移用,省略原有的文句,只用锣鼓部门。次要用处是共同行路时慌忙急促的程序(包罗上下场和走圆场)。例如《望江亭》第一场,谭记儿与白士中下场后,白道姑念:“待我关了观门。”随即由四家丁、张千、李万引杨衙内仓猝上场,这时即用水底鱼锣鼓。

  念法:大台 仓才 仓嘟 令才仓 大八 令才乙才 乙台仓 令才 乙才仓 令才乙八 乙仓 令才乙台 仓O

  这是整用的水底鱼。例如《宝莲灯》刘彦昌(念):身为洛州正印,与民判断冤情“水底鱼”(沉香、秋儿上场)。

  17.小锣水底鱼

  小锣水底鱼用法与大锣水底鱼略同。例如《打鱼杀家》中丁家教师赴萧恩家催讨鱼税时的上场和《女起解》中崇合理进监时的小圆场也用小锣水底鱼。

  [四边静]原为昆曲的干念牌子。除了《青石山》中周仓需要念词(但不是昆曲本来的“大字”)以外,一般只是取代水底鱼利用。四边静锣鼓也能够分段利用,例如《空城计》第二场,马谡、王平出兵街亭时,即先用四边静的前半段;待第四场马谡、王平领兵抵达街亭上场时,再用后半段。

  [扑灯蛾]原为昆曲干念牌子,京剧移用。水底鱼能够不念文句,扑灯蛾则必需念词(按照剧情编撰),只是句数长短并不限制。多用在豪情冲动的环境下,共同念数板。例如《狮子楼》中,武松与士兵的对念:“士兵一言来提示,武松起下杀人心!……”就是扑灯蛾。再如《鱼肠剑》中专诸念的“牛二太欺心,太欺心!”也是扑灯蛾。至于牛二接着念的扑灯蛾,则是小锣扑灯蛾,打法与大锣不异。

  吃紧风在吹奏速度上比一般锣鼓点子快,多用于急促、严重、激烈及和平的情境,用以共同人物的上下场及行路、战役、厮打等动作。例如《打鱼杀家》中萧恩唱罢“听一言不由我七窍冒火”后,与教师们的对打;《空城计》的司马懿幕内唱完“大队人马往西城”之后的领兵上场时,也用吃紧风。

  别名望家乡或串锤。根基上以大锣连击,声音不竭,是快板的入头,多用于慌忙、严重的情境。一般快板多有胡琴过门,但在紧锤之后,也能够当即接唱,暗示情感迫切,如《赤桑镇》中吴妙贞唱完“见包拯我怒火满胸膛”后接唱的快板;此外也可作共同简短动作的锣鼓,如《大保国》中徐彦昭上场也是用紧锤。

  搓锤用以共同表示焦心的情感或是变态的动作。但只用于某种特定的唱腔之后。例如《搜孤救孤》,程婴唱完回龙后,即接打搓锤。再如《问樵闹府》中范仲禹唱四平调“叫一声范金儿你来了罢!”之后,接打搓锤,以共同范仲禹甩策动作和他的神智昏倒形态。

  所谓阴锣便是大锣、钹的弱音吹奏,但小锣从始至终并不作弱音。阴锣是共同黑暗的或是迟缓的动作,包罗改装、跳形等。剧顶用得最多的如《三岔口》、《武松打店》、《白水滩》等,共同剧中人物的摸黑、觅物和迟缓的动作。又如《女起解》中崇合理为苏三戴枷,《宇宙锋》中赵艳容下场改装等,都是用阴锣。

  别名“双飞燕”常用于剧中人物一时较慌忙的动作或紊乱的环境,或共同黑暗动作等。例如《三岔口》中任堂惠脱衣搜查酒店,《白水滩》中青面虎被押解上场,《豪杰义》中的水战等。也用于带风趣性的唱腔当前和动作中。例如《辕门斩子》中杨延昭唱完“听罢言来笑畅怀”后,焦赞做风趣动作时;《牧虎关》中高旺唱完回龙腔后,与小达婆作戏耍状时,都用九锤半。九锤半一般不独立利用,后面常接阴锣或马腿儿。

  马腿儿是一个三拍子的锣鼓,能频频吹奏,节拍较快。马腿儿单起吹奏时很少,常接在阴锣、九锤半或吃紧风的后面。多用于武戏中共同两人单刀对打的各类套数及拍浮等动作。如《战马超》中张飞与马超的夜战,《闹天宫》中孙悟空与青龙的对打,《豪杰义》中水擒史文恭时阮小二等的拍浮等,都用马腿儿。

  叫头多用于人物的喜悦、愤慨、哀思、焦心等豪情冲动而发出呼叫招呼或控告的时候。有单叫头、双叫头、三叫头之分。例如《宇宙锋》中赵艳容传闻要把她送进宫里作妃子的时候,便起一个单叫头暗示向赵高的呼叫招呼;在情感出格昂扬时,把两个叫头连在一路,反复呼叫招呼一次,称双叫头,如《女起解》中苏三独自感慨时,所呼叫的“天哪,天!”就是双叫头。三叫头一般用在比力哀痛某人物比力豪宕的环境下,如《苏武牧羊》、《卧龙吊孝》中回龙之前的叫头即为三叫头。

  27.小锣叫头

  多用在感慨的时候。如《洪洋洞》中赵德芳问:“御妹丈此病从何而起?”杨延昭在回大感慨时,即用小锣叫头。此外丑角多用此种叫头,如《战承平》中花安向郜氏交恶时,在念白前的呼叫招呼,就是用小锣叫头。

  这是共同京剧唱腔程式哭头而用的锣鼓点子,用于剧中人物啜泣时。有共同散板中的哭头用的,如《斩马谡》中斩过马谡当前,诸葛亮哭马谡时,在唱“马谡!参谋!啊!”的哭头时,即用此种哭头。还有用于快板或摇板两头,如《坐宫》一场,杨延辉在唱“眼睁睁高堂母罕见见”一句时,即用哭头。

  29.小锣哭头

  多用于共同剧中花旦及较安静的场所所唱的哭腔。如《武家坡》中王宝钏唱:“啊!狠心的强盗啊!”即用小锣哭头。

  这是哭头的一种简化形式。往往是在一剧中,需要良多哭头的时候,以它来插手使用,避免过多的反复,如《四郎探母》中哭堂一折。

  31.上板哭头

  公用于二黄原板的唱腔中,如《文昭关》二黄快原板中“哭一声爹娘不克不及相见,不克不及啊——见!”即用上板哭头。

  用以表示人物的焦心、焦躁、纷乱的情感,也共同上下场及响应的动作,节拍先后快慢分歧,每一末节七下都是先慢后快。如《空城计》中诸葛亮念:“……莫非叫我束手被擒?这束手被擒!这这这……”下面即用乱锤表示其焦灼情感。

  用法略同于乱锤。分为硬脆头与软脆头。脆头常用于表示人物的羞愧、惊怒的感情或动作,但只是用以加强脸色,不作上下场用,也不克不及共同时间较长的动作。如《赵氏孤儿》中魏绛所唱的汉调二黄,便是用软脆头起。

  在戏中,有时为了使剧情紧凑,省去本来唱词中的末句,而以动作取代,术语叫扫。扫头就是共同这种动作的锣鼓。如《别窑》中,薛平贵最初下场时唱:“你回寒窑且忍耐,我到军前再作放置。此时间顾不得夫妻恩爱”,第四句就扫去了,用王宝钏扯住薛平贵,薛推王,王倒地等一系列动作取代唱词,锣经即用扫头共同。扫头往往是依其动作的快慢、长短分歧,而能加以蔓延或缩减,所以又含有小扫头、快扫头、计数扫甲等分歧形式。

  又叫“大换小”,即撤去大锣,改用小锣之意。如前一场为大锣下场,次场为小锣上场,或一出戏的第一场即为小锣上场,都需要用撤锣。大锣的打法逐步迟缓、减弱到消逝,再接后面的小锣锣经。如《空城计》中,司马懿兵发西城后,在大锣声中下场,次场诸葛亮在小锣声中上场,两头即用撤锣。再如《四郎探母》第一场坐宫,杨延辉上场之前即用撤锣。

  别名大锣打上、大锣打下、原场、回甲等,名称良多,形式变化也良多,用处也很普遍。除了共同上下场的动作以外,也合用于一般的动作和歌唱、念白的前后,兼有冲头、住头的部门感化。一锤锣节奏自在、舒展,多用于以伴奏老生、花脸的迟缓上场,衬托其弘大的气宇。用于上场的如《失街亭》中诸葛亮升帐的上场;用于下场如《失街亭》中诸葛亮唱完“免得我亲身去把贼收”之后的下场;共同一般动作的如《卖马》中秦琼与单雄信毛遂自荐当前的交换座位。用于歌唱前后的如《武家坡》中薛平贵唱导板“提起昔时泪不干”之前的锣鼓;用在念白前后的如《三堂会审》中苏三念“犯妇纵死九泉,也是甘愿宁可眠目标了”之后的锣鼓。

  快原场是一锤锣的更简化形式。多用于歌唱前后和念白前后,用以加重语气,同时共同动作。一出戏开锣时,常用快原场作为戏前的空场锣鼓。

  38小锣原场

  又称小锣打上、小锣打下,用于戏中光彩较小,氛围较安静或脚色身份较低的排场,共同人物上下场,间或共同台上的动作(不接小锣归位)。《伐鼓骂曹》中弥衡头一次上场时即用小锣原场共同他的上场动作。一般用作次要人物第一次上场的锣鼓时,前面凡是加一个小锣帽子头。

  别名小锣旦上场。旦上场的节奏自在,结果沉静,多用以伴奏青衣花衫等旦行脚色上场,用以陪衬其肃静严厉幽雅的气宇,如《宇宙锋》中赵艳容的上场。老旦上场有时也用此锣鼓,如《钓金龟》中康氏的上场。

  单搜场公用于共同剧中的搜刮动作。如《战宛城》中夏侯淳向张绣身上搜查时,即用单搜场。

  41.走马锣鼓

  别名走马长锤。用于武戏中节拍较迟缓的武打排场。约有下列几种用处:1、共同备马的动作,如《牧虎关》中高来为高旺备马。2、共同神话戏的“跳形”跳舞动作,但开首的形式分歧。如《金山寺》中水族的跳舞。3、共同武戏的打“四门斗”,如《樊江关》中薛弓足与樊梨花的对剑。4、共同水中的战役,如《战金山》中梁红玉与金兀术的水战。此外,《豪杰义》、《战马超》的对枪时,亦均用走马锣鼓。

  42.大锣夺头

  大锣夺头是慢长锤的竣事部门。在人物没有什么大动作的环境下,常作为原板、慢板、二六的入头而零丁使用。例如《甘露寺》中刘备过江时,上船当前所唱的原板;《秘诀寺》中庙堂一场宋巧姣所唱的慢板;《空城计》中诸葛亮在城楼所唱的二六等,胡琴过门前,都用夺头。

  43.小锣夺头

  小锣夺头的形式变化很少,也是原板、慢板、二六的入头。如《凤还巢》中程雪娥唱完导板“日前领了严亲命”之后就是接小锣夺头,还有《洪洋洞》中杨延昭唱的二黄原板“为国度哪何曾半日闲空”之前也是用的小锣夺头。

  44.平板夺头

  平板夺头是专作四平调的过门(一般都是小过门)入头用的,如《乌龙院》和《闹府出箱》等剧都用此锣经。

  45.小锣平板夺头

  也是四平调的入头,但和平板夺头相反,多用作大过门的入头。例如《梅龙镇》李凤姐第一次上场唱四平调时,即用此。小锣平板夺头又可作为[吹腔]的入头,如《奇双会》李桂枝第一场唱上。

  46.大锣单楗凤点头

  大锣单楗凤点头是快长锤的竣事部门,用于台上开唱的摇板、流水的入头,但凡是凤点头均不作上场开唱用。例如《打鱼杀家》中,李俊唱完“手搭凉篷用目瞅”之后,接一凤点头入摇板过门,倪荣再接唱“柳荫树下一小舟”。

  47.小锣凤点头

  也是摇板或流水的入头,多用于比力文静的排场。例如《捉放曹》中陈宫与吕伯奢对唱时所起的流水,用的便是小锣凤点头。

  48.大锣双楗凤点头

  也叫纽丝凤点头。是散板的入头,使用较遍及。有时与纽丝连系利用,有时也零丁利用,多用于开唱之前动作不多的环境下。例如《空城计》中诸葛亮唱“退司马保空城全仗此琴”的西皮散板,即用大锣双楗凤点头开唱。别的,也用于急促、严重的情境之下,例如《阳平关》中黄忠唱西皮散板“黄忠今日遭圈套”和赵云接唱“恰似天神下九霄”之间,即用大锣双楗凤点头(略简化)。

  49.散长锤凤点头

  散长锤凤点头是散长锤的竣事部门,作为散板的入头。例如《秘诀寺》中宋巧姣唱西皮散板“唤一声好一似鹰拿雀燕”,即用散长锤凤点头作为入头;令如《二进宫》中杨波唱完“四郎我儿击宫墙”之后,四郎接唱“铜锤一举双环响”时,也是用此锣鼓作入头。

  50.大锣三锣凤点头

  别名硬三锤,用于冲动、紧格、愤慨的情感下唱快板的时候,如《斩马谡》中诸葛亮唱“若不是绘图来得紧”这一段快板时,即用大锣三锣凤点头;别的在《坐宫》中杨延辉唱“我在南来你在番”之前也是用的这个点子。

  小锣三锣凤点头是快板的入头。如《群英会》中鲁肃唱“昨日里在帐中夸下海口”和“这件事本是你自食其果”这两段快板前所用便是。

  52.两锣凤点头

  此为散板的入头,常用在比力哀痛的情境下,用以取代大锣双楗凤点头。如《四郎探母》中“别家”一场,杨延辉在接唱“舍不得老娘年高迈”之前,即用两锣凤点头。

  53.一锣凤点头

  别名一锤凤点头。有几种分歧变化形式。一是凤点头的简化形式,用来取代凤点头,如《打鱼杀家》中李俊唱完之后,倪荣接唱前,能够用简化的一锣凤点头来取代。二是小锣的一锣凤点头,如《宇宙锋》中秦二世念“内侍,掩灯而进”,有时以此取代正格的凤点头。三是作为流水板的入头,并加强语气,如《玉堂春》中苏三唱“王令郎比如采花蜂”一段流水板之前。四是作为散板的入头,例如《秘诀寺》中刘合理唱“怕犯国法当乡约”的散板等,都是用一锣凤点头作为入头。

  54.大锣帽子头

  别名帽儿头。其用处一是为念引子添加声势;二是作为回龙及部门慢板的入头。三是作为唱牌子的入头。如《借春风》中诸葛亮所唱的回龙;《宇宙锋》中赵艳容所唱的反二黄慢板之前都是用的大锣帽子头。

  此为共同配角第一次出场的表态及慢板的入头。如《坐宫》中杨延辉出场表态时即用,然后接小锣原场;作为慢板的入头如《二进宫》中李艳妃唱的第一段慢板前,所用便是。

  56.大锣导板头

  用于西皮、二黄导板过门之前的入头。例如《武家坡》中薛平贵所唱“一马离了西凉界”的西皮导板;《借春风》中诸葛亮所唱“习天书学兵书犹如反掌”的二黄导板,用的入头都是导板头。

  57.小锣导板头

  小锣导板头也是作为导板的入头,只是利用的场所分歧,视剧情而定。一般环境,多用于花旦且剧中情境较安然平静。如《坐宫》铁镜公主所唱“夫妻们打坐在皇宫院”,《武家坡》中薛平贵所唱“八月十蒲月光明”,《二堂舍子》中王桂英出场前的二黄导板等,都是用的小锣导板头,因其时情境不需要用大锣来吹奏。

  58.南梆子导板头

  公用作南梆子导板的入头。例如《满意缘》中狄云鸾所唱。

  59.小锣南梆子导板头

  专作南梆子导板的入头。例如《白蛇传》中游湖一折白素贞所唱导板。

  60.大锣归位

  归位是引子、诗、大段念白及[点绛唇]、[粉蝶儿]等曲牌的前奏。例如《空城计》诸葛亮坐帐,众将拜见当前,诸葛亮念定场诗之前,即用大锣归位。用于大段念白之前的,如《盗御马》中窦尔敦向贺氏弟兄述说昔时在李家店交锋的颠末时。在这种环境下,都是由脚色念“听了:”、“你且听道:”或“容奏:”等而引出下面的归位来作为承先启后之用。

  61.小锣归位

  小锣归位的用处同于归位,只是按照剧中人物身份和情节的要求有所不同。如《伐鼓骂曹》中祢衡在嘲讽曹营将士的大段念白之前,即用小锣归位。

  62.大锣五击头

  别名五锤。用于人物简单的上下场及共同舞台上的简短动作。例如《搜孤救孤》中程婴定计一场的上场。有时用以加强语气。如《空城计》中诸葛亮独白“唉!”之后,即打五击头。

  63.小锣五击头

  用处与大锣五击头一样,只是按照剧中脚色和情境的分歧而利用。如《女起解》中崇合理的上场。

  声响、节拍均强,因为大锣在小锣和铙钹的共同下共敲四下而得名。次要是共同人物上下场及表态。例如《艳阳楼》高登的上场;《定军山》黄忠的上场等,都用四击头。别的,在起霸中多用四击头来共同表态。

  别名才头。四击头是大锣连击四下,而才头则是第三击改为小锣。用处大约有五:1、加重语气,同时共同动作。2、武戏的夺枪。3、下场前的“一翻”、“两翻”。4、人死前的挣扎。5、趟马的起头。

  小锣二击、三击频频利用的叫二三锣。用于念引子、诗及唱[点绛唇]、[粉蝶儿]等曲牌的两头,或是在念白里需要分出很多段落的时候,使语句更为分明。例如《空城计》中诸葛亮所念引子:“羽扇纶巾(二小锣),四轮车(鼓二击),两代贤臣……”,再如《问樵闹府》中樵夫所念:“相公听了(三小锣),前半月(二小锣),亨衢旁边(三小锣),有一顽童(二小锣)……”等都是二三锣。

  收头用于一段唱腔后,暗示情节上告一段落。但与住头用法稍有区别,收头常用作整场或大段剧情的竣事。例如《捉放宿店》中,曹操唱罢西皮摇板“昏昏沉沉到故家”当前,即用收头竣事。有时也用来竣事原板、慢板的唱腔。例如《宇宙锋》中赵艳容唱完反二黄慢板当前,也是用大锣收头竣事。还有时在唱完散板当前,同时共同下场的动作,例如《女起解》中苏三唱完西皮散板“此一去有死无有生”当前下场,《碰碑》中杨继业唱完反二黄散板“寻一个避风所再作算计”当前的场,都用大锣收头竣事。

  68.小锣收头

  小锣收头和大锣收头大致不异,只是用在以小锣开唱的摇板、原板当前。例如《问樵闹府》中范仲禹唱完二黄原板“到今日喝酒酒醉人”,即用小锣收头。

  住头用以暗示歌唱的终止,念白的段落(同时也共同动作,并有加重语气的感化),共同小动作等。例如《玉堂春》中苏三唱完西皮散板“面前如有令郎在,纵死鬼域也甘愿宁可。”便是用大锣住头竣事。再如《审头刺汤》中陆炳对汤勤念:“我陆炳作的是嘉靖皇上的官,又不曾作他严府的官,又不是他严府的走卒、家丁、利用的奴才!”这里即用住头加重语气,表白段落。

  70.小锣住头

  小锣住头多用作:

  1、歌唱或念诗的竣事。

  2、共同上场(主要脚色第一次上场时不消)。

  3、共同下场的动作。

  4、共同台上的小动作。

  71.大锣两击

  又称两锣或大锣两击。多用于加重语气(同时共同动作)或表态的时候。例如《盗御马》中窦尔敦对贺天龙等念:“就是那飞镖(两击)黄三泰!”

  72.小锣两击

  用于加重语气。如《宇宙锋》中赵艳容的三笑:“哈哈(小锣两击),哈哈(小锣两击),啊哈哈哈……。”

  《艺术》举报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打算”来了!人生百味,有奖征文邀你共品!

  TA的最新馆藏

  《六朝文絜》收集阅读链接

  【书单】进修宋词必备 唐圭璋

  梁启超:国粹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

  缪鉞:论宋诗

  伟大钢琴家及钢琴音乐闲谈——系列(三)

  伟大钢琴家及钢琴音乐闲谈——系列(一)

 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

http://grubbstyle.com/jjlg/123/
上一篇:锣鼓旗袍京剧折扇创意融合掀起中国风 百位老人进公园载歌载舞庆 下一篇:中国京剧锣鼓经大全

报名参赛